喬杉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09月11日02版)
  在南京建鄴區青奧村附近的鄴城路、江東南路沿路,數名工人正冒著烈日,把路兩邊枯死的大樹挖出,移到路邊,堆放在一起,然後把樹幹鋸成數段裝車運走。不少大樹死亡,其中有玉蘭、香樟等各種名貴樹種。這些樹是為迎接南京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而突擊栽種的。一名工人質疑說,這完全是反季節栽植造成的。(《法制晚報》9月10日)
  誠然,這些樹是為迎接青奧會而栽下的,但回頭來看,當初新修好的路,光禿禿一片,需不需要有一點綠化?所謂“完全是反季節栽植造成的”,這恐怕也是“一家之言”。有關部門有關專家早就講過,按照現有技術,完全可以做到四季植樹,季節並不是特別大的問題。更重要的是,青奧會又沒有讓這樣種樹。
  突擊栽樹、迅即死亡的事,何曾發生得少?比如筆者身邊就有一條路,原來有綠化,去年又補栽了一大批廣玉蘭,鬱郁蔥蔥,煞是好看。可到了今年一看,幾乎全部“倒在春光里”。有關方面又組織人員,在很短時候間完成了新一輪的拔樹、栽樹。而當時既沒有什麼大型活動,也不存在什麼“獻禮工程”。問題何以仍然發生?恐怕還在責任上。
  責任缺位是現在城市建設的最大現實,也是城市科學發展的最大敵人。民間有句話叫做“公說公有理、婆說婆有理”,可在城市建設上,經常是“公婆都有理”——不管怎麼做,反正都不錯。於是我們常看到,一條路修好了,好事;過幾天又開膛了,還是好事;過兩天又需要動其他手術了,仍然是好事。總之,做的都不錯,不做才是錯。栽樹也是如此,如果栽下的樹都活了,恐怕所有城市都是“人在城中走,如在畫中游”。當初栽是政績,現在拔了又栽還是政績。總之沒有人負責,也不需要有人負責,一切決策權、解釋權都“歸權力所有”。
  除了責任之外,恐怕還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。今年8月,新華社曾報道過“綠化腐敗”。一棵“超級銀杏”,出廠價幾千元,落地價卻達5萬元,巨額差價去哪了?動輒花上千萬元找知名公司進行綠化設計,其實就是幾個剛畢業的學生參照以往案例稍加改動,巨額設計費背後有哪些貓膩?包括大批的樹栽了死、死了栽,背後難道沒有一點故事嗎?正如有人所講,如果一栽就活、不必再栽,那這麼多人誰養啊?有些人靠什麼過上奢侈生活啊?
  由是來看,突擊栽樹與青奧會何干?青奧會從沒讓搞形式主義,更沒讓搞勞命傷財這一套。如果技術水平不過關,沒有把握“反季節植樹”,那就不要去植樹,或者選擇其他不反季節的樹。就怕這批樹先天存在不足、後天少人管護。  (原標題:別讓青奧會為突擊栽樹背黑鍋)
創作者介紹

bassoon

xm84xmrk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